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胡荣荣的博客

换一个角度看世界

 
 
 

日志

 
 
关于我

博主胡荣荣,最得意的事情是:业余研究《红楼梦》,发现《红楼梦》的前八十回是一位姓秦名玉的女士的作品,后四十回才是曹雪芹改写的.博主留日多年,写有描述在日中国人爱情的网络长篇小说《世纪之恋》。本博文章仅供喜欢思考的人"换个角度看世界"。因云:写我自己的博客,让别人生气去吧。

网易考拉推荐

《红楼梦》里到底是谁在养小叔子?  

2009-05-24 17:31:26|  分类: 解读《红楼梦》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红楼梦》里到底是谁在养小叔子?

文/胡荣荣

 

《红楼梦》里,第六回里有这么一段焦大骂人的情节。

其中有一句“爬灰的爬灰,养小叔子的养小叔子。”爬灰说的是贾珍,这已有很多红楼梦研究者做过考证。但是,关于养小叔子这一句话,几乎差不多的研究者都认为是在骂王熙凤,这就很奇怪了。

我实在佩服有些人丰富的想象力,能够从文字里看出王熙凤养小叔子的证据。

凤姐虽然有着太多的缺点,但在两性关系这一点上,却是坦坦荡荡的。所以她才会骂贾瑞“那里有这样禽兽的人?”所以他她才会把贾瑞想调戏她的事一五一十地告诉平儿。

王熙凤养过小叔子吗?当然没有!绝对没有!

首先是王熙凤不是那样的人。如果连焦大都知道凤姐在养小叔子,被凤姐一而再、再而三抓住偷腥的把柄的贾链,会那么老实?

其次是,书中没有这样的小叔子。能够被称得上是王熙凤的小叔子的人,不外乎宝玉贾环这几个人。虽然书中“玉”字旁一辈的贾府中都可以说是王熙凤的小叔子,但他们基本上住在府外,要想进入荣国府其实并没有那么容易。能够自由走到王熙凤身边的小叔子,也就是宝玉贾环二个。而这二人,随便怎么看都看不出和王熙凤会有那种不明不白的关系。

再其次是凤姐没有这样的条件。凤姐住在什么地方?贾政和王夫人的旁边。你看看,凤姐儿走到哪里,身边总会有那么大的一帮媳妇丫头,走到哪里都是“一群媳妇丫鬟拥着一个丽人,”周瑞家说凤姐是“只有吃饭是才有空。”这样的人,又怎么可能有机会偷汉子?养小叔子?更何况,虽然她也有一个人的时候,但她如果要养小叔子的话,怎么可能瞒得过平儿?怎么可能不被平儿知道?如果被平儿知道了,又怎么可能在平儿眼里会有威信?而且,那么多的媳妇老婆每天要向凤姐请示工作,在凤姐面前连大气儿也不敢出,是因为什么?是因为她在偷小叔子吗?当然不是,是因为她的威信。而她之所以能有这么高的威信,当然是因为她没有把柄在别人手里。如果她就是那个偷小叔子的人,谁还会把她放在眼里!

而且再说了,焦大骂人,焦大是宁府里的人,没有必要、也不太可能去骂荣国府的人。他骂人,纯粹是为了发泄对宁国府里的人的不满。焦大骂人,骂到隔壁的荣国府去的可能性是不存在的。所以这里的说的“养小叔子”的事,应该和荣国府没有什么关系。

那么是谁在养小叔子哪?

我们先来看一段文字。这是第六十六回里柳湘莲骂宁国府的著名论断“你们东(宁)府里,除了哪两只石头狮子是干净的!”说得贾宝玉脸都红了。柳湘莲自悔失言,下面也就没有展开。柳湘莲的话虽然没有展开,但意思已经很明显了。因为柳湘莲的话明确告诉了我们,宁国府中没有一个人是干净的。

那么,柳湘莲为什么要这么说,宁国府只有那两只石头狮子是干净的哪?也就是说,宁国府里没有一个干净的人?包括尤氏(贾珍的夫人)?如果包括尤氏,那么尤氏又做了些什么不干不净的事哪?

话回到前面,对照焦大骂人的话,就可以明白,养小叔子的其实是指贾珍的老婆,蓉哥儿的母亲尤氏。被养的小叔子是谁呢?就是那个“没人伦的混帐东西”(平儿语)——贾瑞。虽然尤氏养小叔子的情节和贾珍爬灰的情节一样被删掉了,但我们仍然可以从小说中看出蛛丝马迹。

焦大骂街,有三个人听到了。第一是主角贾宝玉。第二个凤姐。第三个是蓉哥儿。作者把焦大骂街骂给这三个人听也是有深意的。但这个深意却不是说凤姐儿偷小叔子贾蓉。因为贾蓉根本就不是凤姐的小叔子,而是侄子辈。而宝玉虽然可以说是凤姐的小叔子,但当时不过十一、二岁吧?要说凤姐养这样一个十一、二岁的小叔子,这显然更不可能了。所以,即便是凤姐要养小叔子,身边也没有这样合适的小叔子。更何况,从她对贾瑞的态度,就可以看出凤姐对养小叔子这件事的态度了。

贾瑞想吃凤姐的天鹅肉的时候,是在哪里遇见凤姐的呢?是在宁府园子里的假山后面。凤姐走过来,只见“猛然从假山石后面走出一个人,”好端端的这个贾瑞躲在这里做什么?凤姐和贾瑞分手后,“只见两三个婆子慌慌张张的走来,见凤姐儿,笑道:‘我们奶奶见二奶奶不来,急得不的了……’”,如果不是尤氏心里有鬼,这有什么好急的呢?值得把一个大奶奶急成那样?如果不是心中有鬼的话。

像贾瑞这样的年青男子,没有宁国府里面的人的许可,是不可能随随便便躲在别人家后花园里的。第二十六回写贾芸进大观园,要有人老婆子或者(未曾发育)的小丫头带路,才能进入——这才是大户人家的规矩。没有内应,贾瑞怎么可能出现在宁国府的后花园?

我以为,上面这段话是意思应该是这样的:贾瑞躲在假山石后面,是“等着和某个人幽会。”而尤氏急得不的了,她的手下慌慌张张的走来见凤姐儿——是因为怕被凤姐知道宁府的后花园里“有一个男人”。

所以凤姐儿骂贾瑞:“那里有这样禽兽的人”!所以平儿骂贾瑞是个“没人伦的混帐东西!”

所以第七回里才会有这样的描写:

尤氏问:“派谁送去?”媳妇们回说:“外头派了焦大,谁知焦大醉了,又骂呢。”尤氏秦氏都道:“偏又派他作什么?那个小子派不得?偏又惹他!”

为什么尤氏秦氏都会怕这个焦大呢,因为这两个人都怕他骂,有心病。

正因为尤氏在养小叔子贾瑞,所以贾瑞才会有胆量对凤姐也起这个贼心。所以贾瑞死后,才会有“谁知尤氏正犯了胃气疼的旧症,睡在床上。”贾瑞死后,先是贾赫送了二十两银子,接着是贾政送了二十两银子,然后才是贾珍送了二十两银子。作者把一句话分成三句写,大有深意。本来应该第一送去银子的贾珍,变成了第三个送银子的人,乃说明了贾珍的送银子是迫不得已。

在秦可卿的题诗里,有这么一句话:“漫言不肖皆荣出,造衅开端实在宁。”已经说得很清楚了。荣国府里的人只不过是不肖而已,干坏事的,却是宁国府里的人。贾珍扒灰,尤氏养小叔子,所以柳湘莲才会说:“你们东(宁)府里,除了哪两只石头狮子是干净的!”

焦大骂街,不是说焦大消息灵通,在炒作内幕新闻,而是应该说,连焦大都知道了这样的丑事,还有谁不知道?养小叔子这样的事,如果发生在荣国府,那么连宁国府的焦大都知道了,那么荣国府的人还有谁会不知道?如果发生在宁国府,那么宁国府的焦大知道,荣国府的许多人不知道,那才合乎逻辑。

第六十五回写兴儿在尤二姐面前讲了凤姐儿的许许多多的坏话,但却没有一句话是说凤姐在养小叔子的!

凤姐养小叔子,平儿不知道,贾链不知道,兴儿不知道,邢夫人的心腹王善保家的不知道,甚至连那些游手好闲、专打听小事的人也不知道,荣国府里没有一个人知道,怎么宁国府的焦大反而知道了呢?显然这样的情况是不可能存在的。

贾珍尤氏是宁国府里的人,贾瑞贾芹贾蔷等人,也都是宁国府里的人,不是荣国府这边的人。扒灰的事发生在宁国府,养小叔子这样的事,也应该发生在宁国府,而不是荣国府。

综上所述,第六回里焦大所骂的“养小叔子的事”,地点是发生在宁国府,具体人物是贾瑞和尤氏。

 

 

  评论这张
 
阅读(22922)| 评论(2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