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胡荣荣的博客

换一个角度看世界

 
 
 

日志

 
 
关于我

博主胡荣荣,最得意的事情是:业余研究《红楼梦》,发现《红楼梦》的前八十回是一位姓秦名玉的女士的作品,后四十回才是曹雪芹改写的.博主留日多年,写有描述在日中国人爱情的网络长篇小说《世纪之恋》。本博文章仅供喜欢思考的人"换个角度看世界"。因云:写我自己的博客,让别人生气去吧。

网易考拉推荐

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2010-06-20 06:49:20|  分类: 文学涂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一个吃螃蟹的人(小说)

胡荣荣

 

鲁迅说:第一个吃螃蟹的人是个勇士。今反其意而敷衍成此小说。

 

“树人,你下来吧!”

“不……我不下来。”

“为什么呀?”

“我怕……”

“怕?怕你个魂!你敢说你怕?亏你还是炎帝的儿子那!怕什么怕!把你老爸炎帝的老脸都丢尽了。你怕这怕那,就不怕丢你爹的脸?一只野猪就把你怕成这样,如果是遇上老虎或者是狼,那你怎么办?”

“我想,我可以爬在树上不下来吧?”树人居高临下地看着黄花菜,有点得意哈。只有从上面看下来的时候,他才觉得身材高挑的黄花菜一点也不高大,相反,显得有点渺小啥。他抬头看了看天,天似乎也不太高。只要你愿意伸长了手,可以摸得到哈。

“难道你就这样在树上爬一辈子?你爬在树上,豹子就不会上来了吗?遇上了豹子,我看你怎么办?豹子可是会爬树的那。啊唔……”黄花菜吓唬他。

“如果下面有水的话,我可以跳下去呀。我会游泳的。”树人的脸上泛起了骄傲。说到游泳,在这个部落里,没有人是他的对手。

“你会游泳?哼!水里说不定会有鳄鱼躲着那,等你一跳下去哪,它就‘啊唔’一口了,把你还给吃了那。你会游泳有什么用?”黄花菜一声冷笑:“你游得过鳄鱼?”

一说起鳄鱼,树人就害怕了,他马上就想起了鳄鱼那可怕的模样,他想象着鳄鱼张开血盆大口,咀嚼着自己的身子的情景,浑身的寒毛都竖了起来,眼泪只在眼眶里打转啥。

“一点都没有男子汉的气概!有我在这里哪,你怕什么呀。有我在,别说野猪没有什么可怕,就是来了什么老虎啊,狼啊,豹子啦,还有什么鳄鱼啦,你都不用怕!我说,有我在,这些畜生吃不了你,相反,你还可以吃它们的肉哪。”

黄花菜举起了拳头。她的拳头,比树人的拳头更大更硬更有力哈。

一想到等一会儿有老虎肉豹子腿可以吃,树人的口水就流下来了。他已经好久没有吃过肉了啥。他的身子于是也就从树上溜了下来,瘦瘦小小的身子,像一只猴子那样敏捷。好象老虎肉豹子腿之类的好肉现在就在树下面等着他下来吃似的。因为他知道,只要有黄花菜在,吃猛兽的肉就跟吃黄花菜一样容易。嘿嘿。想到吃黄花菜,树人的脸上就漾起了别样的笑容。这笑容的含义,当然只有他自己才明白哈。

黄花菜是黄帝的女儿。

树人是炎帝的儿子。

谁也不会想到,部落首领炎帝的儿子树人,竟然是个看到野兽就要逃的胆小鬼。站在身材高大的黄花菜身边,瘦小的树人就像是一个小孩啥。

不知道他是因为会爬树,所以才叫树人;还是因为他叫树人,于是才会爬树——这就没有人知道了。因为这历史已经很久远了,谁也无法考证啥。

炎帝也就是神农氏。神农氏炎帝种地是个好手,打猎就不怎么行了。不过,神农氏打猎虽然不行,却也不是说不会打猎,更不会看到野兽就逃,要不然炎帝怎么可能成为南方部落的首领?只不过比起他种地的声誉,炎帝在打猎上就不如北方部落的首领黄帝了。总的来说,炎帝部落的人,打架、打猎、打仗之类的凡是带个“打”字的行为,都不怎么样出众,至少在黄帝部落的人眼里看来,基本上是菜鸟一群。这也是炎帝部落和黄帝部落打大战的时候,炎帝部落战败的原因啥。

炎帝部落战败后,炎帝把部落交给了黄帝,等南北二个部落统一后,就一个人到深山里去采药了。后人把炎帝采药的那一座山就叫做神农架。炎帝临走时,把自己的儿子托付给了黄帝。黄帝自己也有好几十个儿女,黄花菜是其中的一个。谁也没有想到,胆大泼辣、敢作敢当的黄花菜居然爱上了这个部落里的人人人都要嘲笑的胆小鬼啥。

“黄花菜,你今天没有去打猎吗?”

“没有。”黄花菜有些无精打采啥。

“你生病了?”树人关心地问,“我看你好象没有什么精神似的。”

“比生病更让我伤心呢!”黄花菜叹气啥。

“为什么呀?”

“我爹要给我找女婿呢!”

“真的?那你有没有说,你喜欢我?”树人闪着晶晶发亮的眼珠啥。

“说了。”

“然后哪?”

“我爹发脾气了——说,‘什么人都可以嫁,就是这个树人不可以!’”

“为什么我就不可以?”树人急了。他的脸涨得通红。仿佛要拼命的样子啥。

“是啊,我也是这么问我爹的。可我爹说了,你看这个树人,地也不会种,猎也不会打,跟着他,还不把你饿死!”黄花菜的手指啄着树人的脑门,恨铁不成钢的样子。“一天到晚,弄得像一只猴子一样,爬在树上啥。”

“你爹真的是这么说我的吗?”树人感到很悲哀。脸上写满了失落啥。

“是啊。”黄花菜点了点头,漂亮的大眼睛一闪一闪,“可是我也说了——就算是饿死,我也愿意跟着树人一起爬在树上饿死!”

“说得太好了!”树人高兴地跳了起来。双手抓住一根树丫,轻轻一拉,人就荡在了空中啥。“黄花菜,你是天下最美的女人”。

“好?好你个魂灵头!我爹一听我这么说,他生气了啥,大手一挥,啪地一掌——”

树人一声惊呼:“他打你了!打在哪里啥?”他从树上倒挂下来,从下往上打量了一下黄花菜。这时候的黄花菜啥,在他的眼里看来,是头在下而脚上面了哈。

“没有。看把你急的?我爹怎么会打我?他一掌是拍在一棵树上面。他说,‘好,既然你愿意嫁给他,你就嫁给他吧。爹不会反对哈!”

“那太好了。原来你爹真是个好人哈。”

“我爹当然是个好人,难道我就不是好人吗哈?”黄花菜调皮地看着他啥。

“你当然更是个好人了。你呀,不但是个好人,而且还是个天底下最最好的好人。当然也是最最美丽的姑娘。又美又好啥。”

“好啊,你欺负我。我可不依哈。”

黄花菜嘴里说着不依啥,脸上可都是笑容哈。

“那你为什么还要不高兴哪?”树人骑在树丫上,想不通。这么好的事,有什么不高兴呢,高兴都还来不及呢啥。树人只觉得整个人轻飘飘的,想飞啥。哈。

“可是我爹又说了,要你拿出你认为最好吃的肉给我做聘礼,他才会把我嫁给你呢。如果没有聘礼的话,就做梦都休想。而且还不能是我给你去打野兽。”

“我、我也要聘礼?你爹他说了?”树人吓得差点从树上掉下来啥。“你爹不是答应了吗?既然答应了,这聘礼可不可以免了?或者以后再说?”

“是啊。就算我爹不说,可是你看看,不管是我们以前的黄帝部落,还是你们以前的炎帝部落,你听谁说过有哪个姑娘嫁出去是不要聘礼的?现在,我们两个部落并在一起了,如果你拿不出上好的肉做聘礼,不要说我爹不同意,我也没有面子,以后还有谁会看得起我们?可我也知道——你根本就不会打猎。你连野猪也不敢打哈,更别说什么狼啊老虎的了啥。”

树人焉了。打猎?我可什么也不会打啥。我连兔子也没有打过啥。

我只会爬树哈。还会爬到很高很高的树上去摘果子。可是爬树摘果子算不算本事啥?

“你能不能对你爹说让我用最好的果子来做聘礼?”

还没等黄花菜回答,树人自己就摇了摇头:“不行,这样会被人笑话的。笑我倒没有什么关系,可他们要笑话的是你!我不能让他们笑话你啥!”

黄花菜皱了皱眉头:“看起来,你真的要像黄花鱼说的那样,要用螃蟹做聘礼了哈!”

黄花鱼是黄花菜的哥哥哈。

黄花鱼一点也看不起树人啥,经常说哈,“胆大的人有肉吃,胆小的人只好吃螃蟹。”问题是螃蟹虽然和鱼一样是水里的生物,根本就没办法吃,因为螃蟹有一层石头一样的硬壳啥。就算是饿得吃草,也没有人会想到去吃螃蟹哈。螃蟹这东西,连狗也不吃!连狗都不理的东西,黄花鱼却叫树人去吃,很显然是嘲笑树人的意思哈。

看到树人那副欲哭无泪的样子,黄花菜真是“怒其不争,哀其不幸”啥,悻悻然地说:“我看你胆子这么小,再这么下去,你也真的只好吃螃蟹去了!”

不知道什么时候,黄花菜走了。树人一个人站在树下,越想越生气。快要到手的老婆,就因为没有聘礼啥,结不了婚啥。

他茫然地走着,不知不觉来到一片湿地。湿地上到处都爬满了丑八怪一样的螃蟹啥,嘴里吐着白沫哈,横行霸道,仿佛就在嘲笑树人哈:你这个胆小鬼啥!

看着这些横行霸道的丑八怪,树人感到很委屈,这些丑八怪一样的螃蟹,怎么吃呀哈?硬的就像石头,咬都没法咬,真的能吃哈?

黄花鱼让自己吃螃蟹啥,显然是瞧不起我哈。一想到黄花鱼,树人真是又气又恨啥。牙齿痒痒地啥。

不知道是从哪里来的勇气哈,树人突然从地上拣起一块石头,看着一只很大的螃蟹,拼了命地砸去啥。螃蟹被砸碎了,树人还不解气,接连又砸了几下,把螃蟹砸成一堆肉浆哈。仿佛这螃蟹就是黄花鱼哈,就是那要命的聘礼哈,就是一个嘲弄树人的恶魔啥。

“我恨你!恨你!我要吃了你!吃了你。吃你!你知不知道。吃你!”树人狠狠地说。说到吃,他弯下腰,慢慢用两个手指头拿起一块螃蟹的肉浆,小心翼翼地放在舌头上舔了舔,哎,还可以吗,不难吃哈。再吃一点试试,恩,真的哈,还是挺好吃的啥。不知不觉间,吃了一块又一块,很快就吃完了一只螃蟹。树人这才意识到,螃蟹这个丑八怪,不是一点点地好吃,简直比天底下的任何东西都要好吃哈。于是树人又拿起石头,一连砸死了十来只螃蟹,然后他把这些螃蟹堆在一起,慢慢地享受哈。

吃完了这一堆螃蟹哈,树人舔了舌头啥。

连黄花鱼也没有想到吧哈?螃蟹原来是可以吃的啥!哈哈。黄花鱼,我要谢谢你哈,你让我去吃螃蟹哈,螃蟹居然真的好吃哎啥。比什么都好吃哈。哈哈啥。和螃蟹相比,野猪算什么啥哈?

树人想:螃蟹,原来比天底下的任何肉都要好吃,这一点,我不会告诉任何人。这秘密,我不会告诉任何人哈。

连黄花菜也不说哈?

不说啥!

等她嫁给了我才能说哈。现在不能说啥。让别人去吃什么老虎肉狼肉野猪肉好了哈。我就吃这个螃蟹肉哈。如果他们都知道了螃蟹是可以吃的,全部落的人就会成为我的竞争对手哈。所以不能说,连黄花菜也一样啥。因为黄花菜知道了,黄花鱼也会知道哈,黄帝也会知道哈,黄花什么什么的都会知道啥,这样的话,全部落的人就都知道了哈,这样恐怕就又轮不到我吃螃蟹了啥。部落里的人不吃螃蟹啥,是因为不知道螃蟹也可以吃哈,而且还特别好吃,美味哈。

胆大的人有肉吃,胆小的人只好吃螃蟹啥。那么,我就只好吃螃蟹了哈。

想到这里,树人得意地笑了。哈哈,胆小的鬼吃螃蟹啥。

我要不要用螃蟹做聘礼,聘黄花菜做老婆哈?哦,不行!我应该去打一只野猪来做聘礼啥。为了不让任何人知道螃蟹是可以吃的,我也必须和部落里的其他人一样,去打猎,去打一味野味来做聘礼,这样才像一个男子汉哈。

他想,虽然我没有胆量和野猪面对面地搏斗,但我可以爬在树上,等野猪经过的时候,把大石头朝野猪头上扔啥。如果碰巧砸死一头野猪的话,那么,我也可以和别人一样用一头野猪做聘礼了。他想起来了,曾经多次看到部落里的人被从树上掉下来的坚果打伤,也看到过有一头野猪差点被坚果打死。他想,对啊,我为什么不能用这个方法来打一头野猪哈?

树人来到了树林里啥,他选了一棵很高很大的树啥,然后抱起一块大石头啥,慢慢爬了上去哈。

几天后,树人用一头野猪做聘礼,娶了黄帝的女儿黄花菜哈。

看到野猪啥,黄帝就已经知道,这个小伙子有能力养活自己的女儿了哈。虽然拿了一只野猪来做聘礼要娶自己女儿的人这还是第一个啥(至于其他的人,当然是拿了豹子老虎或者熊来的啥,连狼也从来没有过的哈),但黄花菜既然愿意啥,老爸也不能多说什么哈,再说有野猪吃也就不会饿死了啥。他只是例行公事似的问了一句:“你要带我的女儿到哪里去开创天地?”当树人告诉他,自己想和黄花菜去东南方开创自己的事业时,黄帝也没有多说啥,只是点了点头哈。虽然他想说啥,东南方可没有什么大一点的野猪林,而且老虎也多,要开创自己的地盘,去南方不如去北方哈。可他接着又想,这个树人太单弱了,去北方,就会有太多的敌人,他竞争得过别人吗?就让他去南方吧。也别说些老虎之类让树人害怕的事了。只是苦了我的女儿黄花菜啥。

因为树人曾经老实地叙说了他打到野猪的经过。黄帝不愿意食言,只是笑了笑:“你为了打一个野猪,天天爬在树上过日子,我看你可以叫有巢氏了哈。”

当有巢氏树人带着新婚的老婆黄花菜来到一片湿地的时候,黄花菜的脸上显出了说不出的悲哀啥。

“树人,你带我到这里来做什么?这里可没有什么可以吃的呀,连鱼也抓不到。就连抓鱼,也应该到水多的地方去生活吧?我们还要生儿育女呢,要生好多好多个儿子和女儿呢,好多好多哎!你让我吃什么呀?让孩子们吃什么?”黄花菜由不得埋怨啥。

只听到树人十分自信地对她说:“黄花菜,从今以后,我要让你每天每天吃上天底下最最最好吃的东西!等你吃到了这个天底下最最最好吃的东西,你就会知道,你根本就没有嫁错人哈!”

树人和黄花菜在河边过日子,后来生了很多的儿女,黄花菜因此被人叫做河姆。因为河姆黄花菜每天划着船,在渡口等待着自己的丈夫和孩子们抓螃蟹后回家哈。不,不是抓蟹,是拾蟹,是捡蟹,因为这地方的螃蟹多得根本就不需要抓哈。历史学家把喜欢在树上建造房子的树人和他的后代称之为巢人氏,或者叫有巢氏。有巢氏树人和河姆黄花菜一起生活的地方,后人称之为河姆渡。

 

  评论这张
 
阅读(8597)| 评论(2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