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胡荣荣的博客

换一个角度看世界

 
 
 

日志

 
 
关于我

博主胡荣荣,最得意的事情是:业余研究《红楼梦》,发现《红楼梦》的前八十回是一位姓秦名玉的女士的作品,后四十回才是曹雪芹改写的.博主留日多年,写有描述在日中国人爱情的网络长篇小说《世纪之恋》。本博文章仅供喜欢思考的人"换个角度看世界"。因云:写我自己的博客,让别人生气去吧。

网易考拉推荐

《代笔门》的逻辑推理  

2012-03-01 17:55:45|  分类: 文学涂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代笔门》的逻辑推理

文/胡荣荣

(此乃小说,仅供娱乐)

 

咖啡馆内,烟雾缭绕。原周率神气地吐出了一个烟圈,得意洋洋地站了起来。是时候了,他想,该是揭穿和戏弄这几个无知的年轻人的时候了。

坐在他边上的那三个青年是本地比较有名气的青年作家。一个叫热布尔,是个少数民族作家,另二个人,一个叫魏为,另一个叫赵就,魏为和赵就是同一个村子里的人,文学观点也相进,所以大家都叫他们是“围魏救赵”。虽然大家都是作家,但“围魏救赵”和热布尔现在在讨论的问题,不是关于文学的,而是谁的眼睛更好一点的问题。

原周率已经听他们讨论就“谁的眼睛更好”这个问题已经三天了,所以决定出手了。原周率是从外地来这里的一个推理作家,他到本地的目的,就是来揭穿“少数民族作家”热布尔的骗局的。这个少数民族作家热布尔,写了一部叫做《咖啡馆》的小说,获得了本年度的文学大奖,居然挤掉了原周率的热门小说《转基因》,这就让原周率非常的不爽。

他决定要亲自揭穿关于一个少数民族作家的骗局。

热布尔除了“少数民族作家”这顶帽子之外,还有另外一个头衔,是“全国摔交比赛的冠军”,故而人称他为摔交手。原周率认为,自己写了十几年的小说,居然没有得奖,一个摔交手写的小说,怎么可能得奖呢?这后面一定有骗局。

原周率到这里来,就是来揭穿热布尔骗局的。几天下来,他已经掌握了不少的证据,比如热布尔在小说里写,《咖啡馆》流放着邓丽君的歌曲,但原周率不用打听也已经知道,九十年代之后,中国很少有咖啡馆里再播放邓丽君了。果然咖啡馆的老板告诉他,九一年的时候,这里装修过一次,装修之前放的是邓丽君,但装修之后放的就是韦唯的歌曲了,目前更是只放周杰伦。这是重要的证据之一。

证据之二是,热布尔的小说,写到了咖啡馆内的装潢很陈旧,有三十年代的风情,但刚才老板已经亲口告诉了原周率,这咖啡馆在九一年时就装修过了,很时尚,所以能够知道咖啡馆有“三十年代风情”的人,绝对不可能是一个八十年代出生的所谓八零后青年。

弄臭他,一定要弄臭他!我写了十几年的小说,难道还写不过一个少数民族的摔交手吗?原周率决定,就利用他们在讨论谁的眼睛更好的问题,我一定可以找到热布尔作弊的证据。所以,他站了起来,对边上的三个人说,“不好意思,我听了你们很久了,你们谈论谁的眼睛更好这一点,有那么难吗?喏,你们看,咖啡馆的对面有一扇门,上面写着三个字,你们分别把这三个字念给我听,说对了的人,当然眼睛更好了。等等,你们现在先不要告诉我,我现在还有事,要走了,等我明天来的时候,你们再告诉我,那上面写了什么字,然后我来宣布谁的眼睛更好。”

说完,原周率飘逸地走了。其实对面的墙上,根本就没有字。原周率这是要去找人,在墙上写三个字,然后他拿了一架照相机等在马路的对面,看看谁会来过来。

夜很深了,原周率果然等到了一个人,是“围魏救赵”中的赵就,赵就走到墙边,抬头看了上面刚刚被人写上去的字,但天实在是太黑了,根本看不清上面写着什么字。赵就大概是有点着急了,他用力在墙上拍打着,这让马路对面的原周率暗暗好笑。

赵就的行为,引来了几个警察。因为有人报警说有一个人在拿头撞墙似乎是想要自杀,所以警察就出动了。见来了警察,赵就就掏出了身份证,说明了自己的身份,然后说,其实自己只是想要知道墙上到底写了三个什么字。因为是近视眼看不清,所以才着急,警察们全笑了,然后其中有一个人告诉他,“上面写着‘代笔门’三个字,还画了一扇门的样子。”

赵就于是很满意的走了。

原周率把赵就的行为,全部拍了下来,然后回家作成了视频,只是遗憾的是,热布尔和魏为都没有在半夜里出现在这堵墙的前边。虽然一整夜没有睡,但原周率座在咖啡馆里,还是神情很亢奋。咖啡馆一开门,热布尔就来了,“围魏救赵”也来了,来了之后,然后他们都座到了原周率的身边。

“好我们开始吧。”原周率喝了一口咖啡,“谁先说,对面墙上写的是三个什么字?”

“代笔门”。先说话的人是赵就。

“代笔门?你们没有意见吧?”原周率问另外二个人。

“我不但看到了代笔门这三个字,还看到了一扇门。”说话的人是魏为。

“你呢?你看到了没有?”原周率要打假的对象是热布尔,所以他最想听到的是热布尔会如何回答。

“我当然也看到了,上面写着代笔门三个字,白底黑字,而那扇门,也不是真的,好象是画上去的。有三重门。”热布尔的回答更详细。

原周率笑了,“你们的回答都不错,但可惜的是,居然没有一个人是对的。”原周率得意地扫视了这几个青年作家一眼,刚想说话,没想到,他们三个人却已经异口同声的开口了,“我们当然知道了,因为今天早上,你已经叫人把写着这三个字的纸张给拿下来了。”

原周率尴尬地笑了笑,说“我已经把赵就出现在墙下面的行为拍成了视频,这是你们串通作弊的最好证据。既然你们可以在有关近视眼的问题上作弊,当然也可以在写小说的问题上作弊。”

赵就并没有反驳,只是说:“我老妈她说当过你的幼儿园的老师。”

原周率露出了鄙夷的神色,“你少来跟我套近乎。”

赵就不理睬原周率的表情,继续说:“我妈还很清楚地记得,当年有一个光头,好象给你出过一颗糖,然后对你说了一句什么话。”

原周率笑了,“我从小讨人喜欢。很多人给我吃过糖。难道你是王阿姨的儿子?不过就算你是王阿姨的儿子,我也不会手软的。”

 “我在报纸上看到过有记者访问你的父母。”魏为也想来套近乎。

“我爸原味纯是劳动模范。”原周率很得意。

“我好象还记得,你爸说三个儿子中,唯有老二长得不像自己。”魏为说。

“那是夸我有出息。我们家三兄弟,只有我是读书人。”

“但你长得一点也不像你哥和你弟弟。”热布尔突然插话了。

“这有什么问题吗?”原周率本来想说,他们长得像我父亲,而我则像母亲。但话还没有说出口,魏为又问了一个问题,“你哥哥和你弟弟好象都不是秃顶吧?”

原周率大怒,我是来审问你们的,不是来接受你们的审问的。他呼地一下站了起来,一把抓住了热布尔的胸口说,“快老实交代!你背后的代笔是谁?”

“你说你是推理作家原周率?可以给我看看身份证吗?”热布尔居然还想转移目标。

但这么点小问题当然是难不住原周率的,他早就准备好了身份证了,所以很快掏了出来,扔在了热布尔的面前。热布尔没有看他的身份证,只是问,“我听说你母亲在嫁给你父亲之前,曾经和别的男人谈过恋爱。”

原周率傲然说道:“如今这社会,在结婚之前谁没有谈过几次恋爱的?这又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你别想转移话题,你的代笔门如何解释?”

热布尔诡异地一笑说:“在解释我的代笔门之前,先解释一下你的代笔门如何?”

“我有什么代笔门?”原周率不怒反笑。

“如果你不能够证明你是你爸的儿子,那么你就不配姓原。如果你不姓原的话,那么这张身份证就不是你的。”热布尔说:“这么简单的道理,你也不知道吗?”

“这有什么好难的?”边上的一个粉丝站了起来:“原周率,你去拿一张DNA的化验报告来不就是吗?”这家咖啡馆里,坐满了文学爱好者,他们不是作家、写手的话,最起码也是某某的粉丝。这人正好是原周率的粉丝,听到了热布尔他们在质疑原周率,便站出来帮忙说话了。

“可是,本地那家能够化验的医院,其院长不是原周率的大学校友吗?那个专门搞DNA检查的医师,又和原周率的妈妈是同一个原籍的老乡,他们出示的化验报告,有公正性吗?”魏为表示了疑问。

“那么你们说应该怎么办?”原周率充满了自信的问。

“其实我的办法也很简单。”热布尔说,“让我来问你几个问题,你只需要回答YES或者NO就可以了。你看怎么样?”

原周率是个推理作家,对回答这样的问题,当然是自信满满的,他笑了,“你问吧。”

热布尔:“刚才你说了,你妈在嫁给你父亲之前,曾经和别人谈过恋爱?请说,YES还是NO?”

原周率:“是。”

热布尔:“那么这就是说,你爸不是你妈唯一爱过的男人了?请说,YES还是NO?”

原周率:“是。”

热布尔:“你爸说过,你长得一点也不像他?请说,YES还是NO?”

原周率:“是。”

热布尔:“你的哥哥和弟弟长得像你父亲,他们都不是秃顶,而你却是一个秃顶?请说,YES还是NO?”

原周率:“是。”

热布尔:“你家的邻居李裁缝是不是个秃顶?请说,YES还是NO?”

原周率:“是。”

热布尔:“李裁缝年轻的时候,曾经爱过你妈?请说,YES还是NO?”

原周率:“是。”

热布尔:“李裁缝因为和很多有夫之妇乱搞两性关系曾经坐过牢?请说,YES还是NO?”

原周率:“是。”

热布尔:“赵就的母亲王阿姨说,李裁缝给你的幼儿园同学小胖墩吃过一颗糖,然后让他叫爸爸。李裁缝给你的幼儿园另一个同学小丫也吃过一颗糖,然后也让她叫爸爸。李裁缝也曾经给你吃过糖。据小胖墩和小丫的母亲后来交代,他们其实都是李裁缝的儿子。那么请问,王阿姨是你小时候幼儿园里的老师吗?请说,YES还是NO?”

原周率:“是。”

“事实已经证明了,你就是李裁缝的儿子。既然你是李裁缝的儿子,那么你就不是原味纯的儿子了。既然你不是原味纯的儿子,那么你的名字就不是原周率了。”

“你敢诽谤我?”原周率怒火中烧。

热布尔很奇怪:“我什么时候诽谤过你了?我只是合理质疑。我问了你几个问题,你都回答是的。你可从来没有过否定过你不是李裁缝的儿子啊。”

 

(此乃小说也,纯属虚构,仅供一笑,请毋对号入座。如果你当真了,说明你心虚了。)

 

  评论这张
 
阅读(1647)|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